您的位置 首页 > 教育

朗月笑长空(谁有耳雅的朗月笑长空)

谁有耳雅的朗月笑长空

谁有耳雅的朗月笑长空

已发送朗月笑长空完结版,如果还需要耳雅的其他小说或者鼠猫小说,可以告诉我。希望可以采纳我的答案。

朗月笑长空的内容介绍

朗月笑长空的内容介绍

作 者:耳雅 发表于晋江于2009-12-01 14:31:36开始连载至2010-06-04

14:46:56

进 度:已完成

文章类型:同人-耽美-古色古香-其他

作品风格:轻松

主 角:展昭,白玉堂

配 角:七五原班人马

其 它:自创人物若干

文 案:鼠猫古代,愉快探案。

主角性格如题:展小猫是朗月,白老鼠是长空, 性格鲜明,各有特色。

全文走向如题:剧情是云遮月隐,基调是云破空现,扑朔迷离,峰回路转。

人物情感如题:朗月只愿配长空,长空唯爱伴朗月,天生一对,天作之合。

文章看点如题:朗月笑长空长空笑朗月,看俩腹黑妖孽联手掐人的同时再互掐。

耳雅的朗月笑长空和诡行天下是什么关系

耳雅的朗月笑长空和诡行天下是什么关系

朗月笑长空是诡行天下的前篇,都是讲猫鼠CP的,

前面的已经完结了,后面的还在连载,都很好看。

诡行天下的案子都比较离奇~ 建议可以先看游龙随月,再看朗月笑长空,再看诡行天下~~~

急求耳雅的朗月笑长空的94、95章!~~~

急求耳雅的朗月笑长空的94、95章!~~~

第九十四话 乱,慎饮交杯酒 ...

公孙很不幸地被罗山凤带入了山谷之中的那座石头屋子里头,就见房间里张灯结彩,布置得相当喜庆,公孙不解地问他,“你是……”

罗山凤瞅瞅公孙,笑道,“别急,一会儿就给你办喜事!”

“办什么喜事啊?”公孙睁大了眼睛看着罗山凤,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“祖师娘!”这时候,外头传来了展昭等人的声音。

公孙想出去,被罗山凤抓住了。

“你们进来洞房!现在赶快去换衣服,不然我就捏死这个书呆子!”罗山凤眯着眼睛威胁众人。

庞统一挑眉,道,“前辈别冲动啊,有话好说。”

公孙有些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见庞统对着他使眼色,公孙只好不说话了。

白玉堂蹭蹭一旁的展昭,展昭就见白玉堂对他一挑眉——猫儿?怎么办?

展昭无奈地耸耸肩——还能怎么样啊?拜堂呗。

白玉堂苦了脸色,问罗山凤,“祖师娘?拜堂无所谓,不换衣裳行么?”

展昭忍笑,白玉堂铁定看到红色的衣服就头疼。

“不换衣服?”罗山凤似乎有些为难,展昭就道,“是啊前辈,衣服颜色不要紧,江湖儿女不计小节么。”

罗山凤听后点点头,“嗯,很有道理,好吧!那就马上拜堂!”

“拜堂?”公孙不解地看展昭,“拜堂做什么?”

“唉,你就当圆了老人家一个心愿么。”庞统走进来,拉过公孙对他使眼色。

公孙有些糊涂,不过转念一想,莫非这和这次的案子有什么关系?便也不多问了,点头应允了,被庞统拉到了一旁。

展昭和白玉堂可尴尬了,就见罗山凤大模大样往正座上一坐,笑眯眯道,“来!一拜天地!”

展昭看了看白玉堂,两人对视了一会儿,也就跪下了,拜了天地,庞统和还迷迷糊糊的公孙也跪下一拜。

随后,又听罗山凤道,“二拜高堂。”

众人面面相觑——高堂在哪儿呢?

白玉堂苦着脸色小声嘀咕,“若是让我娘知道我成亲拜的是别人不是她……那我可死定了。”

展昭也小声嘀咕,“我也是。”

“你们啰嗦什么呢?”罗山凤瞪眼,“完礼要诚心实意才行啊!不然佛祖不保佑你们的后代!”

庞统微微笑了笑,道,“不要紧,反正这样子估计要有后代也够呛。”

公孙还是没闹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一脸茫然地看他,庞统摸了摸下巴,挑起嘴角,一会儿洞房铁定有意思。

“就拜我吧!”罗山凤道,“我收你们做干儿子,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你们就跟我说,祖奶奶帮你们出头。”

展昭琢磨了一下,低声问白玉堂,“玉堂,她是我们干娘,然后是师父的师娘。”

白玉堂有些无奈,“这辈分够乱的啊!”

“拜不拜?”眼看着罗山凤又要翻脸了,四人无奈,只得跪下,拜高堂。

“好好!”罗山凤大笑,“乖,现在该对拜了!夫妻对拜!”

展昭和白玉堂对视,上下打量,两人对夫妻这个称谓还是很在意的,公孙让庞统拉着跪下了,相互一拜,公孙糊里糊涂就和庞统拜了堂,而展昭和白玉堂则是还在较劲,罗山凤对公孙和庞统挺满意,俩小孩儿拜堂爽快!但是对展昭和白玉堂则是有些不满,道,“你俩怎么还不拜?不拜我可不饶你们!”

白玉堂看罗山凤,道,“祖师娘……”

见罗山凤瞪了自己一眼,白玉堂改口,“干娘……这夫妻对拜,两个男的,怎么拜啊?”

罗山凤愣了愣,道,“那……夫夫对拜好了!夫夫对拜!”

展昭和白玉堂想了想,觉得夫夫那还是没什么大问题的,就跪下,对拜了一下……这一拜完了,两人对视,一时有些愣住了,随后便觉得不好意思起来。

“喝交杯!”罗山凤又道。

“交杯酒不是要进了洞房才能喝的么?”庞统不解地问。

展昭、白玉堂和公孙都看他——这你也知道啊?

庞统有些尴尬,道,“我听姐姐说起过。”

“不行!”罗山凤道,“我要看着你们喝交杯酒,在这里喝给我看!”边说,边拍开酒坛子让几人喝酒。

众人无奈,只得拿起酒杯对视。

“喝,快些!”罗山凤在一旁一脸兴奋地看着,边催促着。

展昭看了看白玉堂,公孙看了看庞统,无奈,只得端起酒杯……

双臂相交然后环绕的动作实在是让人尴尬,一杯酒入口,众人也都没尝出什么滋味来。

罗山凤则是看得大喜,笑着将众人推入两个装饰一新的房间里头,关门落锁,道,“明日早晨再出来!”说完,就在大门口坐守。

白玉堂透过门缝往外一看,就无奈摇头,回头问展昭,“猫儿,怎么办啊?”

展昭耸耸肩,道,“那也没辙啊,明早再走吧。”

白玉堂只好在房间里转圈,正这时候,就听外头罗山凤又喊了一嗓子,“你们少逢场作戏啊!今晚上我就在外头守着,你们都给我洞房,明早上我要看的!”

展昭微微一愣,看白玉堂,问,“怎么看啊?”

白玉堂摸了摸头,道,“这个……行没行房能看出来么?”

“嗯。”展昭想了想,跑到床边,将被子摊开,然后床单揉乱了些,认真道,“床应该乱一点!”

“嗯。”白玉堂点头,“有理……好像还有些别的。”

“什么?”展昭问。

白玉堂扒拉了两下展昭的头发,扯下几根来,展昭揉着头发不解地看他,就见白玉堂将头发放到了枕头上面,认真道,“这样比较逼真!”

“哦……”展昭点点头,伸手拽住白玉堂的衣服,扯了扯。

“干嘛?”白玉堂不解地问。

“嗯……行过房了……衣服应该会很乱很皱吧?”展昭问。

白玉堂想了想,点点头,“有理啊!我也来!”

于是,两人开始相互扯对方的衣服,尽量将衣服弄皱一些。

这里展昭和白玉堂瞎忙活,隔壁的公孙和庞统更是大眼瞪小眼。

公孙始终不明白究竟怎么回事,庞统大致给给他讲解了一下,公孙听后微微皱眉,道,“这老太太是伤心过度导致的郁结,气血不通,所以脑袋有些糊涂了,实在也是可怜的。

“所以我们就演戏给她看么。”庞统笑了笑,看了看公孙,问,“然后呢?演戏要逼真,不然老太太该怀疑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公孙点了点头觉得有理,就道,“那……要怎么装?”

“你见多识广,不懂这些么?”庞统试探性地问。

公孙老实地摇摇头。

“哦……”庞统放心地点头,道,“我倒是知道一些。”

“是么?”公孙笑了,道,“那你来吧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你听我的?”庞统问。

“嗯。”公孙点点头,表示愿意配合。

庞统喜笑颜开,道,“那就来吧。”说完,伸手一把将公孙抱了起来,放到床上。

公孙有些不解,问,“这是做什么?”

庞统认真地说,“哦,演戏!”

“哦。”公孙也点点头,道,“那你继续。”

庞统笑,“这个当然!”

……

“猫儿。”白玉堂看着一旁躺着的展昭,问,“为什么扯着扯着就到床上来了?”

展昭耸耸肩,道,“我也不知道,就扯上来了,这样已经够假的了吧?是不是睡到明天早上就可以出去了?”

“大概吧。”白玉堂伸了个懒腰,摸了摸脖子,问,“猫儿,你觉不觉得热?”

“嗯。”展昭点头,“有点,还有些渴。”

“我也觉得。”白玉堂转脸看展昭,道,“又热又渴的……感觉好奇怪。”

展昭看了看白玉堂,问,“耗子,你脸怎么那么红?”

白玉堂甩甩头,道,“不知道……猫儿,你也好红。”

“脸烫。”展昭摸了摸脸,两人又对视了一会儿,情不自禁地就往前靠了靠,感觉到对方的气息吐在自己的脸上,莫名就有些紧张还有些兴奋,展昭凑过去了一些,白玉堂凑过来了一些,两人看着看着,突然就缓缓靠近……双唇相贴。

有趣的是,相贴的一刹那展昭和白玉堂的脑袋有些糊涂,晕乎乎的,觉得为什么就要亲到一起去呢?但是唇上微凉的触感传到四肢百骸,却是说不出的舒服,可以缓解一下那种让人无力的灼热感。

两人吻了一阵,觉得气息稍稍缓和了一些,白玉堂看展昭,道,“猫儿……好像……”

“嗯。”展昭也点头,“有点不对劲啊……”

“怎么回事?”白玉堂边说着,就边又凑过去,两人再一次不自觉地吻到了一起。

“玉堂,酒好像有问题。”展昭迷迷糊糊地就觉得大概是刚刚喝的酒有问题,就问,“怎么办?”

白玉堂也发现问题似乎严重了,但是没法子,停不下来了,就道,“猫儿,你说?”

“不知道啊。”展昭也着急,不过亲起来感觉真好。

……

而另一个房间里,公孙脸红红推身上的庞统,“刚刚那酒,有些不对劲啊!”

“是么?”庞统低头亲着公孙,问,“那要怎么办?”

“你先起来,我有办法解。”公孙道。

“嗯,好啊。”庞统点头,“停不下来……”

第九十五话 情,洞房花烛夜

罗山凤在门外听着里头的动静,就听到嘎吱嘎吱的床动声音,微微一笑,满意地点点头。

只是,房间内的情形远不如他想想的那么干柴烈火。

“怎么办啊?”展昭问白玉堂。

白玉堂也不知该怎么办,两人亲着就停不下来了,这不是要了命了么,

“猫儿……这酒有问题。”白玉堂也总算是明白过来了,拉住展昭,道,“你要不然打我一掌?”

展昭无奈,道,“我干嘛打你,要不然……还是你打我吧。”

白玉堂皱眉,道,“我……不想打你,你打我吧!”

展昭火了,道,“干脆猜拳吧!”

“嗯,好。”白玉堂点点头,道,“在亲一口?”

“嗯,好。”展昭凑过去,两人又亲了一阵……

亲着亲着,就觉得不对劲了起来,白玉堂甩甩头,道,“不对啊猫儿……”

“猜拳吧,快点,不然挡不住了!”展昭赶紧和白玉堂猜拳,只不过……

三个回合后,展昭怒了,“你干嘛总跟我出一样的?!”

白玉堂也哭笑不得,“我怎么知道,一出手就是一样的我也没辙啊!”

两人又猜了一阵……

“不行了!”展昭翻了个身,“好热啊!”

白玉堂道,“我也热,热就脱了吧!”

两人坐起来脱衣服,然后又磨蹭到一起去了,摸了摸对方,觉得自己好烫,对方身上好凉,就又挨上去了,到后来,基本上就赤诚相见然后紧紧相拥了,两人都觉得难受又别扭,展昭道,“这种情况,该怎么办?”

白玉堂毕竟平日还挺风流的,就道,“这个……这阵劲过了就好了。”

“要怎么过啊?”展昭不解。

白玉堂凑过去,在展昭耳边低声说了几句。

展昭脸绯红,转脸看他,“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啊?”

白玉堂尴尬,道,“正常男人都知道的吧……”

展昭眯起眼睛,“不见得哦。”

白玉堂摸摸鼻子,问,“要不然,自己解决吧?”

展昭小声嘀咕了一句,“那你出去。”

“这房间连个屏风都没有,我上哪儿去啊?”白玉堂有些无奈地道。

展昭道,“看到多不好……”

白玉堂搔搔头,道,“唉……那裹在被子里解决吧!”

“只有一条被子。”展昭眯着眼睛说。

白玉堂有些无力,看展昭,“那你说吧,怎么办好?!”

展昭想了想,四周环顾,只可惜这房间颇为简陋,实在是没什么地方可以躲的。

“热死了。”展昭又蹭了蹭,白玉堂看着他的侧脸,就感觉展昭甩在他脸上的头发都是香喷喷的,当然,展昭也差不多,两人不自觉地就又挨到一起去了。

白玉堂无奈,只得用被子将自己盖住,展昭看了看他,问,“玉堂,你在里面干什么?别闷坏了!”

“你别管了。”白玉堂想帮自己解决问题,但是……总感觉自己的手是热的,滚烫滚烫,就只得探出头来,见展昭也一脸的难受和不解,便问,“怎么那么烫啊?”

“你手也热?”白玉堂不解,伸手摸展昭的手,皱眉,“不对啊,凉的!”

展昭也吃惊,看白玉堂,“你的手也凉啊!”

两人瞬间明白了……这看来要对方才能解决问题,两人瞬间脸通红……这如何是好啊?!

“猫儿……”白玉堂低声道,“怎么办?”

展昭犹豫了一下,道,“你说呢?”

白玉堂伸手过去,道,“我倒是不介意借你手用用。”

展昭也红着脸伸手,“那,我也借你吧……”

两人尴尬,白玉堂拿过被子给展昭,问,“你要不要盖?”

展昭皱皱眉,道,“热……”

“嗯,那就……”白玉堂凑过去,展昭也正好过来,两人吻住,彼此大着胆子伸手过去摸对方……然后……感觉好极了!

最后,两人也不管那么多了,搂在一起,彼此爱抚,互相解决了一下问题……

罗山凤在外头,只听到里头有略带暧昧的声音传出,心情大好,点着头笑道,“有情人终成眷属啊!好!大功告成。”说完,转身溜溜达达睡觉去了。

夜幕渐渐落下,展昭和白玉堂仰面躺在床上,身上的热度已经退去了,白玉堂望着床顶的雕花,突然张嘴道,“猫儿。”

“嗯?”展昭也有些累,仰天躺在他旁边。

“你……第一次啊?”白玉堂问。

展昭不吱声,半晌才反问,“你呢?”

白玉堂也沉默了一会儿,轻轻“嗯”了一声。

展昭也跟着……嗯了一声。

白玉堂转脸看他,问,“你……有没有恶心的感觉?”

展昭皱眉,转脸问,“你有么?”

“没有。”白玉堂赶紧摇头,道,“就是问问!”

展昭松了口气,也摇摇头,“没。”

“那要是别人呢?”白玉堂问,“别人那么对你……”

“我才不要!”展昭差点跳起来,“死也不要!”说完,脸有些红,瞄了白玉堂一眼,“你呢?”

白玉堂微微笑了笑,道,“我也是啊……你的话,就没关系。”

说完了,两人也都觉得松了口气,对视了一眼,突然,展昭“啊”地叫了一声蹦了起来。

“喂,你干嘛?”白玉堂让他吓了一激灵,转脸看他。

“公孙先生啊!”展昭推白玉堂,“庞统会不会乱来啊?”

白玉堂也愣了,坐起来,道,“这个……不会吧?我看庞统也算个君子啊……”

“我去看看!”展昭说着坐起来要出门,被白玉堂拽住,“笨猫,他俩如果没什么,你这样进去了多尴尬,若是有什么,你这样闯进去也晚了,而且更尴尬!”

“那怎么办?”展昭也没辙了,道,“难道眼睁睁看着?”

白玉堂耸耸肩,“只能如此啊!”

展昭皱眉,道,“刚刚没遇到就好了……白白害了先生。”

白玉堂听后,道,“也不一定啊猫儿……说不定就没什么呢。”

展昭转脸看白玉堂,问,“庞统什么都不做,这个可能性有么?“

白玉堂仰脸想了想,半晌后,认真摇头,“绝对不可能啊不可能!”

“唉。”展昭继续躺回去,仰着脸一脸的愁容,“真是的……”

“算了猫儿。”白玉堂翻身盖被子,“累死了,睡吧,也不失为一件好事。”

展昭一愣,转脸看白玉堂,问,“什么好事啊?”

白玉堂张了张嘴,最后还是决定闷头睡觉不说话了。

展昭凑够去一点,伸手,戳了戳白玉堂的背,问,“什么好事啊?”

白玉堂索性转回身来,看着展昭,两人一时无话,对视。

看了好一会儿,展昭有些固执地问,“什么好事啊?”

白玉堂挑了挑嘴角,凑过去,在展昭的嘴巴上亲了一口,道,“就这好事,行不行?”

展昭眨眨眼,见白玉堂耳朵红了,自己的脸也有些烫,但还是点了点头,说,“嗯,行的。”

两人又对视了一会儿,白玉堂问,“睡不睡?”

展昭伸手扯过一半被子,靠近了一些,两人躺在一起盖上被子,展昭道,“睡的。”

白玉堂熄灭了灯,低声嘀咕了一句,“呆猫。”

展昭回了一句,“你才呆。”

白玉堂失笑,“唉,你怎么不说,嗯,呆的。”

展昭……

“嘶……猫,你干嘛踢我?”白玉堂看展昭。

展昭翻了个身,躺好,盖上被子,慢悠悠道,“嗯,踢了。”

白玉堂无语……这猫,真黑!

第二天一大早,展昭急匆匆爬起来,跑出房间就想去公孙和庞统的房门口瞄一眼,希望别出事了,但是一打开门,就见公孙正在院子里伸展四肢。

展昭一愣,白玉堂也跟了出来,看到了也是一惊,两人睁大了眼睛看着公孙,公孙回头看两人,问,“醒了啊?没事吧?”

展昭和白玉堂瞬间想到了昨晚上的事情,脸通红,白玉堂点了点头,展昭摇了摇头,随后对视了一眼,展昭点了点头,白玉堂又摇了摇头。

公孙微微一笑,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。

展昭和白玉堂见公孙笑得暧昧,都觉得不好意思,白玉堂问,“庞统呢?”

“还在睡。”公孙道。

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,都有些吃惊。

白玉堂——猫儿,该不会……庞统是下面那个?

展昭——上下有这个讲究么?

白玉堂——听说下面那个会卧床。

展昭——真的呀?

白玉堂点头。

白玉堂——所以,昨晚上莫非是公孙压的庞统?

展昭吃惊——不是吧?很难想象这个画面啊!

白玉堂——哎呀,公孙很能干啊,人不可貌相!

“咳咳。”这时候,白玉堂和展昭就听到不远处一阵咳嗽声,转脸,见庞统站在门口,往外走。

展昭和白玉堂下意识地看他的腰腿一带,想看看有没有走路困难之类的问题……

庞统被两人看得哭笑不得,就道,“别看了,这儿呢”说着,将一瓶子药塞给两人,道,“公孙有解药。”

展昭和白玉堂同时呆住。

“我昨儿个想给你们送过去的。”公孙低声道,“不过罗前辈一直在外面,而且……你们房里的声音,所以我们就……”

公孙的话还没说完,展昭和白玉堂的脸就更煮熟了的虾子差不多了,两人就想找个地缝,钻进去永远别出来了!

本文转载于互联网,用于页面展示,侵删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我的网站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aintjordi.cn/jiaoyu/43938.html

发表评论